<瑞金>秘密花园

短打重发/微魔幻设定/脑洞/也许会展开写/


<秘密花园。>

 

 

超能力金x魔法师格瑞。

 

 

金有个小秘密。

与这安逸平和的小镇格格不入的秘密。

这是凹凸大陆的一隅,依山傍水的一个小城。毫不起眼,几乎可以称作最落后的地区。在这片魔力四溢的土地上,魔法能量是最终审判的砝码,而这里,能量场稀薄到另魔法师窒息。偏僻与弱势带来的是封闭保守,镇子上的人秉持着祖辈上古旧的生活方式。

因为魔力缺失,能量场不稳的一些时刻,人们只能躲避,毫无反抗的能力。

支撑整个土地的能量变成了杀人的魔鬼。也因此人们坚信着。

魔法,是恶。

异端,是罪。

金便是这里的人们眼中的罪恶之一。他小心翼翼地收拢起粉红花瓣,闪烁着的眼瞳警惕地环顾四周。发现并未有人接近,这才舒了一口气,把花瓣收进一个荷包里。

他跑回了家,摘下口罩的一瞬,几片花瓣从唇瓣间掉落。

少年飞快地向小院跑去,脚印落下的地方,郁郁葱葱的草羞涩地冒出头儿来,几朵花从少年的衣襟坠落而出,一路芬芳。

金从小就与众不同,他甚至一度以为自己是一棵植物。或者说,是万千植物的根本。像是某种未知的超能力,他可以变出一切见过的花草,不是魔术,是真正的凭空出现。有时候掌心或是肩膀会不自觉露出一朵朵小花。

而这异于常人的“魔法”他只能掩藏。金最最向往的便是冒险故事,他见过的世界太小太小,可他坚定地认为,自己总有一天会踏上征程,在远方广阔的大陆上找到自己的位置。

他只需要等,等待同样与众不同的人,和他结伴,逃向新世界。

他可以亲自取下巨龙的首级,和某国的王子称兄道弟,向大陆最强的剑士发起挑战······闹够了之后,就去某个鸟语花香的地方种满一整座山的花。

不知多少次地暗自幻想,金幸福地笑出了声音。猛地,一朵雏菊花在金色发丝中摇来摇去,快活得不行。

金忙摸向头顶,摘掉花后长吁一口气。

唔,还好还好。不能太得意忘形。

他小心翼翼地把花栽入土中,双手合十地许愿。

“凹凸神啊!让我的伙伴尽快出现吧!”

这是第一百零一次祈祷。然后,他听到了脚步声。

那是一个批褐色斗篷的少年,全身散发着危险而强大的气息。也许常人都会立即闪开,金却目光灼灼的盯着刚刚路过自己的人。

他感受到了那人身上的魔力。

伙伴!

“等等啊!”金立即跳起来冲了过去,眼看着就要撞上那人,却只是扑了个空。金的脸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再去看时,对方闪到了远处,一声不吭地继续走。

视旁人如空气的态度不但没有惹恼金发少年,反而让少年更加激动。

“喂!等等我啊!你叫什么名字?从哪里来的呀?嘿!”

任凭对面叫喊,我自岿然不动。

金越跟越迷糊,也不知道这神秘人要去哪儿。

直到金不小心绊倒了一块石头,再一次扑倒在地,神秘人才回头看了一眼。

金发少年看见了一只手,他愣了下,才抓住对方不好意思地起身。

雏菊花就那么毫无征兆地从少年的头顶和肩膀冒出。

神秘人吓了一跳,退后了一步。

金慌忙摆手,准备开口解释,却发现一张嘴就有各样的花掉落。

格瑞颇为惊奇地看着,他已经是中阶魔法师了,走过了许多地方,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能力。两人相视无言,花瓣还在一片一片地飞舞。

半晌,金才尴尬地开口,发现没了花瓣,小声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太开心了。”

开心?

格瑞再度讶异地看向眼前的陌生人,他一路逃亡到这里,体内的能量越发不受控制,而少年的出现却让他的魔力渐渐平稳,这个小镇对魔力的削弱仿佛也不复存在。

他也很久没有见到少年这样纯粹的笑了。

还会有人因为我的出现而开心啊。

他压下了翻涌的心绪,说道:“我是一个魔法师。来这里······旅行。”格瑞隐瞒了真实的情况,他不想其他人陷入危险,原本这个小镇只是一个过路的地方,也许因为眼前的人会成为暂时的休憩地,那么他就更应该避免一切的灾祸和麻烦。

金已经陷入了兴奋之中,他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冒险幻想。

格瑞提出要找一处废弃的房屋养伤,两人一边走一边聊,金非常关切自己未来同伴(单方面)的身体状况。

想到金的出现对自己魔力的调节。其实只需要你在身边就够了,格瑞想了想说:“我需要食物和一些生活用品。”

金立即答应了,欢欢喜喜地向前走。

格瑞看着少年的背影,脑海里飘过那一朵朵雏菊花。他的空间魔法袋里有一座花园,是已流离失所的他最后的一处回忆。那是他家乡的景色。

也许有机会,可以带少年看看。

魔法师突然醒悟,自己何以如此相信一个陌生人?在无害的外表也可能隐藏邪恶。他无法看透少年,不是对方深不可测,而是因为过分的纯粹。

就在格瑞纠结的时候,金突然转过身来,两人差点撞到一起。

少年越发闪亮的双眼告诉着魔法师,又有一些奇奇怪怪的话要听了。

突然想到刚才两人已经约好为彼此保守秘密,金才兴奋得回头看这个陌生的魔法师。

并不是没有怀疑,可少年已经等待太久了,那个与众不同的人,可以拉他脱离躲藏的人。

“根据凹凸大陆精神契约规定!成为同伴的第一步就是互通秘密!”

“所以!我们成为伙伴吧!”

格瑞还没反应过来,脑袋里还在思索要不要与少年拉开些距离,就被一把抱住。

只见少年的怀里幻化出一捧鲜花,因为挤在两人中间,花蜜和茎的汁液有些溢出,淡淡的香气缱绻,格瑞只觉得胸口痒痒的,他忘了刚才的苦恼,暗暗的猜测,胸前的那朵是雏菊吗?

少年紧紧地勒了一下对方,哑着嗓子道歉:“对不起,我又激动了。”

那力度像是拥抱久别重逢的故人,魔法师想起金的诉说。或许少年一直都在等待着同类,等待着一种安定的力量的出现。格瑞突然就很庆幸躲进了金的家中,因为那一朵雏菊和祷告驻足了一秒。

透过花儿,他闻到了阳光的气息,一只手微微回应了少年,拍了一下那脊背。

“好。”魔法师想起了过往的血腥和痛苦,恍惚间觉得,新的生活要开始了。

怀揣秘密和花香的,未来。


评论(2)

热度(12)

©无穷岁月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