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原创>一期一会

重发BG文/挺无聊的/题目取自茶道用语/感谢阅读



1.

       我已经在楼道里站了半个小时,无所事事又有些不安,不安的缘故一是面前的屋子说实际的还不算是我家,而我恰好想不起来那把该死的钥匙丢到哪里去了。二是经过再三确认,这里的声控灯没有一盏还在工作。这下子不知道又要被蒋小川怎么嘲讽了,若是叫了开锁大王撬了这门,还能趁机勒索他几个钱,可惜手机没电了。这么胡乱想着,外面的天又暗了几分。

  放倒了脚边的黑皮箱,坐下揉了揉发酸的腿,我真的早就该这么做了,站了太久腿根都麻了。又把蒋小川骂了几遍,舒了口气。不过到底是我自己的毛病。蒋小川是我的男朋友,准确的说也算是未婚夫,明天我们就去领证。我们认识四年了,从我大一到现在,他大我两届。今天算是我正式毕业的日子,学校的事情彻底都结束了,就在今天上午他丢给我一把钥匙,恶劣地笑了笑,说了声你懂得就滚了。简直像个智障。我露出了嫌恶的笑,又想起来好多事情,坐在行李箱上生平第一次怀疑人生。在和男朋友领证的前一天晚上才想起来分手是不是有点晚了。

  不知道过了多久,外面透进来的光幽暗了许多。这么等下去我迟早会饿死,拿起手边的购物袋,一歪,快要到手的橘子就这么骨碌碌掉在地上。我弯腰去捡那橘子,刚要起身,抬眼看见了对面的门,这奇特的视角让我想起了某件事。

2.

  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,我正以一种很奇特的姿势弯腰捡着洒落一地的瓜子皮,就这样对面的门开了,透过被汗打湿的额发,我先是看见了一双浅蓝男士凉拖,再就是白衣白裤,然后是一脸茫然的脸。本来是要去初中同学家里玩的,只是被人放了鸽子,对方忘记了这回事,直接跑出去和别人逛街去了。那时候我对什么都怯生生的,也没脾气,知道被人忘了也不气,外面天热得不行,就坐在台阶上嗑瓜子。

  气氛有些尴尬,他应该是要出门,刚开门就看见自家门口有个陌生女生还行为诡异,显然是吓到了。但他还是进屋拿了把扫帚,扫起地来。记不清后来发生什么了,我只记得自己连声谢谢都没有,然后就落荒而逃。从那天起我就对Z有种莫名的感觉,比如初次见面那种奇怪的心慌。像是被抓住了的那种心慌。

  第二次见面是高一开学时分座位,我们个子差不多,Z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坐在我旁边,然后掏出了一袋五香瓜子,和我磕的那袋还是同一个牌子的。可惜我是原味瓜子派的。高一时候的Z和我完全是两个极端,他天生自来熟,才开学不到一个月就哥们遍布全年级。而我则除了他没和任何人主动说过一句话,自卑到不行。和Z熟络起来是开学考试之后,因为数学考了倒数他抑郁不已,他坐在外面,我坐在里侧靠墙。下午放学他朋友说什么也叫不动他,而我已经胆小到连说一句让我出去也不敢。Z睡了一觉起来了,看见我又是吓了一跳,和那天下午如出一辙。

  再之后的对话就记不得了,他买了一大包吃的放在两张桌子中间,先是拿出来一袋原味瓜子放在我这边。我记得我们两个笑了好久。

  我们班那时候不太流行传纸条了,可能是因为高中了吧。大家觉得很幼稚。但是我和Z之间却从没断过,因为我无论如何也不肯开口说太多。

  意外的,表面上看起来是两个极端的人,就那么热烈地聊了一年。像是故友。我们聊梦想,聊故事,聊梦境,聊学业,聊未来的一切。我们谈遍了青春期男女有关的一切,除了爱情。

3.

  十五岁的我厌弃自己,丑陋不堪,偏执愤世。从很久以前就开始的这样的自己,一直掩饰的很好。除了面对Z。那天之后我们对这件事都闭口不谈,但我知道有些东西变了。高二开学重新分了班级,我们分开了,联系也渐渐淡了。

  但我一直想着Z,有关他的一切细节我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后来生活慢慢好了起来,我开始学会让自己开心,学会放开自己去生活,不再去沉浸在莫名其妙的灰暗里。而这一切都是他所不知道的。但我还是拒绝谈论感情。

  高中时期总会有那么几对全校闻名的情侣,挨过教导主任的骂,当着全校的面接受过通报,被人在背后议论纷纷。当事人把它当做荣耀。也有的是一周换一个男友的女孩,学着化妆,把嘴唇涂得红艳,勾住某个学长的脖子。也有站在女生寝室楼下抽烟的男生,大喊着女神的名字。更多的是那些青涩的小心翼翼的喜欢,一个眼神就能欢喜一天的悸动。我的青春只有一个异性。

  我始终说不明白对他的感情算是什么。我不喜欢糊里糊涂的表白。因为我始终不懂爱情这东西,我看不惯别人挂在嘴边的海枯石烂。通常只会拍拍闺蜜的肩膀大骂某个男生傻逼,或是在某人粉红过头的时候提醒她期末考试的到来。在别人挥洒青春的时候,我扮演的是那个依然愤世嫉俗的角色,我总在想,有个屁用,到了毕业还不是分手。

  与其付出后无疾而终,倒不如从没有过。

  我想过和Z的可能性,可我该怎么去说呢。去说,嘿我喜欢你。因为什么?因为你帮我扫过瓜子皮。因为你是我活了十多年第一个对我好的男生,你的白衬衣我很喜欢,你在我发疯想自杀的时候拦住了我,你跟我说了你的故事,你说我们是同一类人,你说你也不相信感情,你说我很漂亮,你说人应该改变自己。哦我的喜欢好廉价啊。在那之后和Z不联系的日子里,我确实有改变自己。我花了一个假期减肥,留长了头发,努力去表现自己,不再去想关于过去的事情。可这些和他又有什么关系。

  我就这么默默看着Z看了三年,什么都没有做。没有轰轰烈烈,没有青涩恋情。大概就是你对我有多重要你并不知道,而我也没有去说。说到底,我并不是一个懂得表达爱的人。所以到最后,我也没对Z说过谢谢。

  后来毕业典礼,Z喝了很多酒,我隔着人群看他们班那桌。终究是没忍住追了出去,那天的路灯有点暗,和高一那个晚上有点相似。我轻轻拍着他后背。然后听他讲了一个故事。我才知道高一的那个暑假并不是我们第一次见面。

  他说他在初中一次跳蚤市场活动上注意到了一个女生,那女生短发戴着黑框眼镜,胖胖的但是很可爱,看得出来是个美人坯子。没人去买她的旧物,她还是执着的站在班级摊位前,脖子上挂着旧物筐,明明紧张到不行,手不知所措的乱晃却还是坚定地站在那里。在那个瞬间他想起了自己。他妈妈是重度抑郁。他小时候总被人嘲笑,那时候总是觉得无助,后来他决定一定要改变自己。

  在看到我的那个瞬间他忽然很想冲过去抱住我,他说初中时候的我让人觉得心疼。再之后他说了很多话,我记不清了,我也不太记得关于我的事究竟和他说了多少。

  讲了很多话,Z显得很累。坐在路灯旁的长椅上他说我唱的歌很好听,毕业典礼上我唱了歌,是黄品源的《你怎么舍得我难过》,我高一从他手机里第一次听来的。

  “我以为你没听到。”

  “听到了,很好听。当初就叫你唱给我听就好了。”

  “现在不听到了嘛。”我记得我笑了。

  “那不一样。我跟你讲,我从很久以前就想过了,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,是那种想和她过一辈子的那种喜欢。”

  我没说话。我跟你讲是他长久以来的口头禅,高二以后也听他说话,倒是没在听到过,还以为他改掉了。这句话我记得最清楚了,我始终不懂它有什么意味。或者只是他喝醉了。在我和他一道的时日里并没有什么理由能让他对我说出这句话。至少我这么认为。我没送他回家,也没跟他说别的什么,只做了两件事,去便利店买了瓶水放到他手里,打了个电话给许晴。许晴是他当时的女友。就在我准备转身的时候,他看了看我说了一句话。

  “不是许晴。”

4.

  我自以为是个清醒理性的人,只那一个瞬间,有点恍惚。然后我头也不会的走了。

  在那之后我就没见过他,一次没有。

  整个高中时代到后来,我幻想了好多,我和Z会相遇在某个地点,然后一句话不说或是坐下来喝罐啤酒,然后我们相恋或者是不再见面。或许我会遇见一个人,也喜欢穿白衣白裤,喜欢听我唱黄品源的歌,陪我吃那个牌子的瓜子,告诉我要努力改变自己。可这一切都没再发生。就算发生了也没什么用,因为人通常只记得含有特殊意义的某些日子。比如初次。少了初次的特殊意义,我和Z的故事也什么都不是了。

  可这就是现实,我和Z的一切幻想都没实现。我发现他跟我说的新奇事物都不在新奇,他讲的荤段子也显得俗透了,在他之后有很多人鼓励过我帮助过我,在我的生活里来来去去。可我终究没忘了他。虽然我连他的名字都不记得。

  我起来活动了下身子,楼下传来了脚步声。过了没多久我就看讲了蒋小川欠揍的笑脸。他说了句什么我没听清,估计不是好话,长时间出神让我显得有些麻木。终究是进了屋。在和男朋友同居的第一天晚上想别的男人会不会不太好,不过我已经是那种在领证前一天想分手的女人了。

  我听见了自己的笑声,蒋小川有些嫌弃地看了过来。我笑得更大声了,他的脸忽然有些陌生,我对他说:“说你爱我。”

  蒋小川更加嫌弃的回答:“你爱我。”

  行李随手丢在地上,我转身走向厨房,又抬手把一直握在手里的橘子扔给男人。水壶咕嘟咕嘟的响了起来,打开男人放在桌上了购物袋,还算有良心,至少知道买吃的。简单的把东西收拾了下,回身就看见沙发上蒋小川躺在那里,高大的背影冲着这边。忽然有点茫然,我丢下手中的吃的,跑去了沙发那里。小心翼翼地把男人翻了个身。看着熟睡的脸,我不禁怀疑自己究竟为了什么喜欢上这么个货色。

  想起来第一次注意到蒋小川的时候,大一我就我和他在一个社团了。那天社团活动,每个新生在涂鸦板上留言。我突然就想起了Z,又记起当时在看的一本书。

  随手写下了余秀华的诗:

  多年前驻扎汉江对岸的男子,我乘渡船去看他。后来桥修好了,我却没有去看过他。

  后来有人在那下面留了言,写着:

  你在桥下想着那男子,而我在桥上想你。

  p.你唱歌真好听。

  那本书是托人借的,书的原主是蒋小川。可我最终没想明白他怎么听到我唱歌的。要好好问才是。我依着沙发坐下,把电视声调小了一点,街道两旁路灯发着幽暗的光。蒋小川从来不穿浅色衣服,还总跟我抢吃的,身上也没有干净的味道,而且我以前明明最讨厌总抽烟的男生,也不浪漫,完全不够懂我。我捏了捏男人的手。这和说好的可不一样啊,到底哪里出错了呢。

  到现在我也没弄明白我和Z的感情算什么,现在又要填一个问题了。

  我还是不太敢相信感情,但是我想,我足够信任蒋小川了。这可能是错觉吧,源于桌子上男人买的那袋原味瓜子。

 

——END——

 

*随打。不抱希望。有看完的给你比个心。

 

 


评论

热度(1)

©无穷岁月 / 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