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瑞金>执掌而眠

  糖。ooc.新废.
  年龄操作。格瑞17。金23。
  微修重发。
  1.
  已经决定好了,你和我就是到了五十岁也要同床共眠。*
  若是手与手相握血也会相互联系,一生也不分离。*
  2.
  “等你放假一起去露营啊!”
  突然冒出来的声音响彻在寝室里,突兀而引人注目,打牌和笑闹声停顿了。主要是那过分欢乐的语气,甚至是可以说能嗅到一丝丝傻气的口吻……众人愣了几秒就心照不宣地窃笑,压低声音继续开玩。
  “咳咳,格瑞的那位“小朋友”来找了。”
  背对众人的格瑞躺在上铺的床上,手指一不小心碰到的语音条还在冒出来。就像是那人站在对面向他招手,不断地冒出来那一串儿一串儿的话。
  明明二十好几了,还像个“小朋友。”
  他听了室友的调侃,想起初次提起金的时候。
  那次金送他回寝室,被人问起是哥哥吗,他想了想改口成了朋友。
  室友就开玩笑又问是女朋友吗?
  他没过脑子就说,是个小朋友。
  也就是那次,他发现他从小就没叫过那人哥哥,本是因为金的性格,有时候还没他自己成熟。可慢慢大了呢?
  他不希望是哥哥。也不希望是朋友。
  那个人是他的小太阳,是个有些长不大,却为他遮挡阴霾的“小朋友”。
  格瑞缩在寝室小小的床铺上,却觉得网络线那头的人就在自己身边。他嗅了嗅枕头上的味道,隐约感受到了儿时嗅到的那人头发上的阳光的味道。
  上了高中,那人也有了自己的生活。有很久没有这样亲近的在一起了吧。
  他默默地想了又想,几乎是把这十七年的记忆都拎出来晒了个遍。
  最终,得出了一个结论。
  男朋友才是正确的选择。
  ……真是。
  面瘫的某人耳根子红得透亮,恨怕没人看出他在想奇奇怪怪的小事情。
  2.
  想陪在他身边,想握着他的手相拥而眠。
  3.
  “格瑞!”
  金搂住格瑞的肩膀又揉了揉那人的头,抬手比量了两人的身高,扁了扁嘴巴。
  “又长高了啊!早就比我高啦,你怎么还继续长呀!”
  格瑞笑了下,拎走了金的行李走上大巴。
  金看到格瑞的笑呆愣了两秒。嘿,这长大了就是不一样啊。笑起来都那么好看……以前怎么没觉得……
  金摸了摸鼻子,快步上了车。
  一上车,两人都有些兴奋。都是好久都没有出去玩了,格瑞马上就要高三,所以是“最后的狂欢”。金偷偷瞥了眼格瑞的脸,少年还是一副没表情的面孔,但金看出来了,格瑞很开心。
  这就足够啦。
  大巴行驶了没多久,金就有点昏昏欲睡。头一下一下地点,碰到车窗的前一秒,格瑞捞起那人的头,压在自己的肩上。
  清醒着的人颇为得意满足地笑了。
  他想起来初一一次集体郊游。学生是要带着家长一起的,美其名曰,亲子游。
  父母恰好有事,金就主动跟他一起。更何况,比起和他的养父母,还是金更亲一些。
  格瑞幼年双亲亡故,金一直陪着他,后来养父母带他去新家生活,他们也依旧在一起。
  而那次春游出了件小插曲。
  也是大巴开了很久,大家都累了。许多孩子都躺在父母怀里休息。金跃跃欲试,几次暗示格瑞,结果自己先困了。
  格瑞看着金打瞌睡,想把他的头放在自己肩上,却发现身高怎么看怎么不够。
  只能把手垫在金发和车窗之间。
  不过后来,某位“家长”还是枕着“小朋友”的腿睡到目的地。
  这下就出名了。
  金不好意思了很久。
  十七岁的格瑞看着那人的睡颜,暗暗思索。原来那么早就有那个心思了啊。
  “人形床铺”格瑞暗自高兴,“小朋友”睡得不知今夕何夕,阳光小心翼翼地落在两人身上,照着他们的来路,和未来的归途。
  那是温暖的,闪耀的金色。
  3.
  两人的第一次相遇格瑞已经没什么印象了。金大了他六岁。起初他总觉得这个小哥哥脑子里似乎缺点啥。
  率性却不是任性,热烈而无所畏惧,岁月怎么也抹不平金身上的特质。那是一种骨子里的干劲,不知不觉地影响着他人。
  格瑞从小就正经得可以。不哭不闹也不爱说,金却一眼就看出他的悲喜。
  于是他们经常在夜里躺在一起,谈天说地,插科打诨,也就解决了格瑞的一些问题,虽然基本上都是金单方面进行的。渐渐大了之后,很多事格瑞都可以自己处理。但是金依旧不厌其烦地,小心翼翼地一次又一次旁敲侧击。格瑞也还是认真的看着对面人的眼眸,一字一句地听进心里。
  也不知是谁在宠着谁。
  印象里金的家里有一张蓝白条的床单。小小格瑞还不大喜欢那个人的时候,他就喜欢躺在那张床上,那里有家的味道。金会在他半睡半醒时摸过来。冬天就替他掖好被子,夏天就拿这个小蒲扇,一下下地扇。
  格瑞不喜欢别人同情的眼神,他却喜欢金透着担心却又有些不知所措的目光。金的注视纯粹到让他来不及思考,心里只顾着欢喜。
  一边在支着帐篷,两人又都各怀心思。金挠头看格瑞接过自己手里的工具,不好意思地笑。
  这个勉强可以说自己看着长大的人,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照顾起他了。金突然有些懊丧,还有一年格瑞就要离开他了吧。
  如果,能留住这一切就好了。
  可以的,因为你曾是他的一切。
  在小孩子日渐崩坏,却只能强作镇定的生活里,突然的出现,然后就再也跑不掉了。那曙光就那么地亮了好久。
  入了夜。躺在帐篷里,仿佛整个世界只有他们俩。
  格瑞歪头看那人金色的头发。就像是很久以前那样他们聊了许多许多。金问到了将来。
  或许不会有金存在的,那个未来。
  格瑞不语。低头看到的是金微微缩紧的手指。金在担忧么?担忧他的未来?还是担忧金自己的没有他的未来?
  随即,金看到了那冷面下的温柔的笑。于是金也笑了,格瑞其实是最温柔的,不爱笑的人的眼神和细微的小动作,会闪闪发光,而一旦勾起嘴角。整个世界都是快乐的。
  格瑞想起很久以前他伸手勾住那人的手指,或是躺在那人的臂弯。
  想起金色的头发落在自己的腿上,指尖,心口,生命里。
  “想和你一直在一起。”
  未知并不算什么。只要有彼此。什么都可以。
  “什么?”金微微瞪大了双眼。
  “我喜欢你。”格瑞伸出不再细嫩的手掌,牵起金的手,十指紧握。少年像是要证明什么一般,说道:“明白?”
  耳边是两人份的呼吸,心脏里是两人份的心跳,整个世界的快乐与悲伤也是两个人的。只一翻身,就能触碰到的距离。
  金脸上红晕一层叠着一层晕开,凑过去在少年嘴边落下一吻,轻轻地说:“明白啦。”
  头顶是万千星海,那温暖的金色阳光却却仿佛还在闪烁。
  最安心莫过于,你在我身边。执掌而眠。
  
  

END.
文力有限,感谢阅读。想要评论(小声。)

评论-4 热度-15

评论(4)

热度(15)

©无穷岁月 / Powered by LOFTER